草莓丝瓜向日葵芭乐福宝

->->“轰轰轰。”

天地轰隆,那轰隆隆的巨响不觉于耳。

却见,宝光闪耀了天地,一股股狂暴的气息四溢冲击,疯狂扩散。

双方的数十个炼神修士交手斗法,汹涌澎湃的气息相互交织,泯灭消融,滔天的气势已然撼天动地。

雨木的临阵脱逃,虽说改变不了大的局势,不过却是让元魔族和海兽这方心中生了一个疙瘩。

而混魔族一方,则是因为提颅出手,气势暴涨,一时之间攻势凶猛,把元魔族和海兽一方给牢牢压制了下去。

元魔族和海兽一方本就是两个阵营,虽都是全力对敌,却不能完全的达成彼此信任,多种因素叠加在一起,直接导致在短短的一个时辰之中,元魔族和海兽的一方,陨落了三名炼神修士,而混魔族的一方,却是只陨落了一人而已。

现今混魔族的炼神修士一方,已牢牢掌控了场内局势,若是长此以往,依眼前的形势来看,混魔族一直保持这种凶猛的势头,过不了多久,元魔族这方的炼神修士便会被彻底的蚕食个干净。

“你们的首领去哪了?都动手这么久了,怎么也不见个影子。”交手之中,却是海兽一方的炼神修士,对着阿魔,怒火仙尊几人吼道。

“魔童那厮怕是见势不妙也和那雨木一般早早的逃了,你们不过是他出卖的棋子而已。”不等阿魔几人说话,混魔族的炼神修士却是当先插嘴说道。

“放你娘的狗臭屁,魔童大人修为通天,前不久才杀了血湖你们忘了不成?”怒火仙尊闻言,周身烈焰暴涨,对着方才那说话之人破口大骂。

“血湖是血湖,相比提颅大人差了不是一个档次,若是魔童与我们提颅大人对上,提颅大人一根手指就能戳死魔童,哈哈…”

成都老巷子长发文艺美女复古摄影图片

“是吗?”

正值双方叫骂之时,众人猛的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,在他们头顶传了下来。

众人顿时一惊,手上动作一滞,仰头看了过去。

却见虚空里悬着两个人影,这二人均是男子,他们之中的一人生有一头湛蓝长发,生的是柳眉凤目,眉心生有一道竖纹,却是个男生女相的漂亮男子。

而在这漂亮男子身旁的则是一个面容和煦,是个打眼一看就有种让人如沐春风之感的儒雅男子,却正是急速赶回的季辽和雨木二人。

“魔童大人!”

“魔童道友!”

场内元魔族这边见季辽和雨木现身,脸上顿时挂上了一抹喜色,惊喜的说道。

季辽嘴角含笑,越过场内众人,落在了鲟玉身上,对着鲟玉微微颔首。

“处理提颅费了些时间,抱歉来晚了。”季辽轻声说道。

季辽这声音虽轻,可这分量却是不亚于一颗平地惊雷,在众人的脑中轰隆隆的炸裂了开来。

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什么叫处理提颅费了些时间?

身为提颅的亲信,罩着一块青铜面具的烈风,眼眸一阵阵闪烁,那藏于面具之后的目光,看了一眼提颅方才消失之地。

见那里空空如也,他的心是不住的往下沉。

听了季辽的话,他知道他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,这魔童手段诡异,先是杀了血湖,就连提颅也死在了其的手里。

“你放屁,提颅大人修为通天彻地,这元魔界除了无边魔祖,提颅大人无人能敌。”就在这时,却是混魔族的炼神修士,其中一人对着季辽破口骂道。

“对,说的没错,提颅大人怎么可能败在魔童这厮的手里,这厮绝对是用什么方法把提颅大人引开,躲过了提颅大人的追杀,才在这里大言不惭。”

“说得有理,用不了多久,提颅大人便会折返,届时我倒要看看,他们这帮元魔族杂碎该怎么圆自己这个谎,哈哈哈。”

“哦?是吗?”季辽闻听这混魔修士的叫骂,眼眉一挑。

说罢,季辽单手一翻,指尖的储物戒指一闪,一个被符箓包裹的东西现了出来。

众人一愣,齐齐向着季辽手里看去。

“你们给我看好了,看看这是什么!”季辽呵呵一笑。

一语落下,季辽对着手里的东西吹出一口灵气。

一片霞光飘散而出,落在了季辽的掌心之上。

而他手里的封印符箓上的金色灵文一闪,顿时如流沙一般脱落了下去。

灵文一散,那符箓也立即松松夸夸的脱落而下,现出其内一个如骷髅一般的小人,却正是提颅的元婴。

提颅元婴方一被季辽解开了封印,那一双空洞的小眼睛立即亮起两团幽幽鬼火,不由分说,直接开口大骂季辽。

“无耻小儿,敢用诡计暗害你爷爷,有种的跟老子堂堂正正打过一场,我…”

“聒噪。”

不等提颅说完,季辽却是打断着提颅说道。

随后,却见季辽令手屈指一弹,一道灵光立即在他指尖迸射而出,直直打在了提颅元婴的眉心。

提颅还想再骂,不过当那道灵光进入他眉心之时,他那刚要脱口的话却是戛然而止,那小小的身子软趴趴的倒在了季辽的手心里,昏死了过去。

季辽嘴角微微一翘,手里撰着提颅的元婴置于身前,展现在众人眼前。

“这元婴你们可还认得?”季辽缓缓开口,冷笑着说道。

静!

绝对的静。

这一刻,天地仿佛静止,这一刻落针可闻。

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季辽手里撰着的元婴,一时之间都有些缓不过神来。

不论是混魔、海兽,还是元魔一族,他们均是万万没想到,这不过区区一个多时辰,方才不可一世的提颅,转眼就成了魔童的阶下囚,而且还是这般悄无声息,一点声响也没有。

依现在的魔童来看,他身上并无伤势,也没有争斗的痕迹,也就是说,这魔童极有可能是没费吹灰之力就把提颅给解决掉了。

“这怎么可能!”

“这怎么可能啊!”

“提颅大人怎么会….”

稍许,当时混魔族的炼神修士缓过神来,一个个脸上如见了魔神一般,满是骇然。

“呵呵呵。”季辽淡然的呵呵一笑。

手上灵力一动。

他掌心的符箓立时荡起点点灵光,而后活了过来一般,绕着提颅那元婴的身子盘绕而上,金光一闪,却是方才脱落的金色灵文再次显现,又一次把提颅给封印了起来。

季辽手上一翻,把提颅元婴收进了储物戒指里。

他负手笑看着场内一众炼神修士,“怎么?提颅的元婴都在我的手里,你们还有什么说的?”

“哈哈哈,魔童大人好手段。”就在这时,阿魔却是忽的开口大笑着说道。

“魔童道友修为通天,轻而易举的就把提颅这鬼东西解决了,我鲟玉佩服。”鲟玉对着魔童拱手笑道。

“该死的混魔族的杂碎,今天你们的死期到了。”怒火仙尊见提颅已死,周身烈焰更盛,纠缠之中却是在其头顶,凝成了一只展翅的烈火朱雀,却是已将体内灵力催发到了极致。

提颅乃是混魔族的为首之人,修为已然到了顶峰的境界,是混魔一众修士的主心骨,这提颅一死,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,霎时间所有混魔族人都乱了方寸,眸子里满是惧意。

藏于面具后的烈风,眼眸一阵阵闪动,他心里清楚,因为提颅落败一事,他们这边的人心已经散了,明白就算此刻他们还有一战之力,却也远不是有魔童坐镇的元魔族一方的对手了。

他微微扭头,看了一眼,不远正直激烈厮杀的两族千万人马,猛一咬牙,体内灵力陡然爆发,却是不由分说的向着那处战场疾掠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