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苹果版下载

   次日清晨,盘膝打坐中的季辽忽的睁开眼睛,他感应到一股庞大的气息正向着他这处居所疾驰而来。

   “这么庞大的气息...难道是哪位长老?”季辽低语了一句,随后起身。

   “季辽!”

   季辽刚走出门外便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天际传来,询声望去,却见无极子正背负双手,笑呵呵的踏在虚空中看着自己。

   季辽不敢怠慢,连忙躬身行礼,“弟子季辽见过老祖。”

   “嗯!你随我来,有人想要见你。”无极子说了一句,便自顾自的飞身离开。

   季辽目光微闪,暗道“是谁想见我?又是谁能打发金丹期老祖来找我呢?”

   见无极子渐行渐远,季辽也不再迟疑,对着木楼喊了一声,“鼻涕狼!”

   话音刚落,鼻涕狼便走了出来,“老大,那金丹期修士找你干嘛呀?”

   “不知道,不过看他的表情应该不是坏事,走吧。”季辽翻身坐在鼻涕狼的背上说了一句。

   “哦!”鼻涕狼应了一声,随后翅膀一扇,化作一道遁光紧追无极子而去。

   大约飞遁了一个多时辰,季辽跟随无极子来到一处河水环绕的僻静之地。

   清纯美女之伙伴

   无极子径直向着山脚下那处亭子飞了过去。

   季辽停在半空扫量了这里一眼,口中呢喃了一句,“还真是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啊。”

   说完,便一拍鼻涕狼,“跟上去。”

   此时已有一人端坐亭子里,见无极子过来也不起身,待季辽也落下身形,那人瞟了一眼鼻涕狼,意外之色一闪即逝,随即目光落在了季辽的身上,对其微微颔首。

   “通天师兄,这个小子就是我说的季辽了。”无极子对着通天道人一拱手。

   季辽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气息内敛,英气不凡的中年男子,他心中震惊不已,从进入紫气宗他就知道宗门还有一个金丹老祖名为通天道人,只是一直闭关疗伤,万余年从未出关,少有人见过他。

   而这通天道人受伤的地方,就是五行衍火决与堪天归元决的出处,这样一个与自家老祖季云霄同闯过秘境的人,季辽如何不震惊。

   “弟子季辽见过老祖。”季辽收敛心中惊骇,连忙行礼说道。

   “嗯。”通天道人轻嗯了一声,随即对一旁站立的无极子说道,“师弟,我有些话要与这小家伙说。”

   “知道了。”无极子点头应声,随后身形一晃,再次化作一道遁光远遁而去。

   见无极子走后,通天道人回眼看向季辽,脸上挂起一抹笑意,“坐吧。”

   “这...”一听这话季辽一呆,只见此时通天道人一副和蔼的表情,仿佛是自己的长辈一般,笑呵呵的看着自己,季辽眼睛微动,犹豫了片刻又道,“弟子不敢。”

   “没事!坐吧,我与季云霄季前辈有些渊源,你不必这般拘礼。”通天道人无所谓的一摆手说道。

   “什么!与老祖有旧?”季辽闻言一愣,眼睛直直的看向通天道人,没想到这个神东境内的金丹期修士,竟能认识万年前就陨落的自家老祖,但转念一想季辽便想通了其中关键,看来应该是在那处险境相识的吧。

   “嗯,我曾蒙受季前辈救命之恩,所以你身为季前辈的后人,在我这里不必太过拘束。”通天道人点头说道。

   季辽眼睛急溜溜一转,便再次一拱手,“既然老祖这么说了,弟子也不客气了。”

   说完,一抖长袍便与通天道人对坐了下去。

   “嗯,你的那头小狼资质不错,可是季前辈留给你的灵兽?”待季辽坐下,通天道人看向已经趴在草丛上歇息的鼻涕狼问道。

   “不是,是我前些年在宗门偶然得到的。”季辽回道。

   “哦?我们宗门竟还有这种灵兽没被发现,这还真是奇了。”通天道人饶有兴趣的说道。

   “其实,我最初遇到它,它只是一头野狼而已,后来我收养它做灵兽,偶然得了一株灵草唤醒了它远古血脉,才让它变成现在这般模样。”季辽老实的把鼻涕狼的底细详细的说了出来。

   之前鼻涕狼回宗门通风报信,就已经再也无法掩饰鼻涕狼的存在了,反正无法隐藏下去,季辽索性就实话实说,他就不信这些宗门长辈还能明抢不成。

   “看来那株灵草一定很珍贵了。”通天道人淡淡说道。

   “还...还好吧。”季辽敷衍了一句。

   “你来宗门多久了?”见季辽不想多说,通天道人换了个话题问道。

   “十多年了。”

   “对宗门一切可还适应?”

   “嗯,宗门灵气充沛,对门下弟子很好,是一处绝佳的修炼之地。”

   “满意就好。”通天道人呵呵一笑。

   片刻后,通天道人袍袖一抖,一枚玉简出现在其手中,脸上扬起一抹笑意,轻轻一抛。

   季辽连忙双手接过。

   “看看这玉简的功法可还熟悉!”通天道人依旧笑着说道。

   季辽诧异的看着通天道人,迟疑着将功法玉简贴在自己眉心,神识沉入其中,看清其中刻印的功法,季辽身体就是一僵,心中暗道,“这不是我交回去的那枚五行衍火决的功法玉简么,怎么会在他的手里,而他把这玉简拿给我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 季辽心中暗自揣摩着,拿不准通天道人此举究竟何意,神识缓缓向下,最后在玉简内的一处角落季辽赫然看到,那里正有一处隐秘的阵法已经被完打开,这阵法成圆形,而在圆形中心处,正有一道手指粗的灵纹横贯其中。

   “这是...”季辽心中狐疑,把玉简拿开,缓缓睁开眼睛,目光微闪,有几分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通天道人。

   通天道人将季辽的表情尽收眼底,心中已经了然,眼前这个小子一定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,又或许,这五行衍火决的下半部功法就在他身上也说不定。

   “你不必紧张,此前我已经说了,季云霄季前辈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是不会恩将仇报的。”通天道人淡淡说道。

   闻听此言,季辽盯着通天道人的表情变化,见通天道人一副淡然的神色不似作假,这才将提起来的心放了下去。

   通天道人回想起那个曾经张扬、狂傲、不可一世的仙北符仙,在看身前这个季云霄的后人,性格内敛,行事谨慎,与季云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心中无限怅然。

   通天道人长叹一声,“诶,季前辈那样一个英雄般的人物,竟在万年前陨落,真是可惜了。”

   季辽闻言,眼中厉色一闪即逝,通天道人的话让他想起了他答应老祖的事,手不自觉的就攥紧了起来,心中暗自发狠,“幽兰宗,华云道人,有朝一日我必打上门去,血洗幽兰宗,以你性命祭奠我季家老祖。”

   季辽依旧一声不吭,只是通天道人一人再说而已,这幅景象就仿佛是小辈聆听长辈的教诲一般。

   “无奈我修为太低,与那华云道人相差甚巨,如若不然,我必打上门去,为季前辈报仇。”通天道人说了一句。

   季辽猛然抬头,审视着通天道人,见其真情流露,季辽略一思量才道,“多谢老祖关心,季家之仇自有我季家后人来报,哪怕千年万年,只要季家还有后人,此仇将绵绵无期,直至扫平幽兰宗,杀了华云道人为止。”

   通天道人为之一愣,同样再次审视了这个性格内敛的少年,片刻后才满意的点点头,“很好,很好!”

   通天道人连说了两个很好,夸赞了一句,随后又道,“你偷录这五行衍火决可是因季前辈留下什么传承?”

   季辽神情一动,想了想,还是选择不接这个话。

   季辽不是小孩了,老祖留下的传承事关重大,他可不会因为通天道人几句话,就完彻底相信通天道人。

   “呵呵呵,无妨。”通天道人见季辽再次沉默,便呵呵一笑,随后又道,“既然我不能为季前辈做些什么,至少可以为你这个拜入我们宗门的季家后人做点什么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宗门的核心弟子,玉虚峰所有山峰随你挑选,就算是玉虚峰长老的洞府你也可以要来留做自己之用,而且你的每月供应比其他核心弟子多两倍,若缺了什么丹药,可来找我讨要,无论贵重与否我会尽力为你弄来。”

   “什么!”

   季辽张大了嘴巴,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在紫气宗核心弟子的身份几乎与长老平起平坐,身份极其高贵,而且资源供应在他看来简直是天文数字。

   现在老祖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自己就变成了核心弟子,这资源供应也是其他核心弟子的三倍,季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,呆愣的看着通天道人。

   “怎么?不满意?”通天道人满脸笑意的问道。

   “满意,多谢老祖成。”季辽连忙起身,对着通天道人深施一礼说道。

   “嗯,起来吧,眼下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
   “这样已经足够了。”季辽感激的对着通天道人说道。

   “行了,回去吧,之后一应事宜都由无极子为你办理。”通天道人开口说道。

   “多谢老祖,弟子告辞。”季辽应了一声,随后走出亭子,翻身坐在早就等在一旁的鼻涕狼背上,化作一道遁光,向着来时方向飞了回去。

   通天道人看着远去的遁光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“这小子年纪轻轻,性格还真是谨慎呐,不过他胸中却有几分豪气,这点倒是与季前辈有些相似。”